苏绡鱼—开学失踪

开学失踪,努力学习|・ω・`)

农药仿孔乙己:)

看书时迸发出的脑洞quq

庄周:庄周一到店,所有做梦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到,“庄周,你脸上又添上新睡痕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备两只枕,要一张席梦思。”便排出九只蝴蝶。他们又故意地高声嚷道:“你一定又扰了人家的清梦了!”庄周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耳听你扰了扁家的清梦,按着操。”庄周便涨红了脸,头上的呆毛渐渐翘起,争辩道,“入梦不能算扰……入梦!……造梦人的事,能算扰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啦啦啦啦啦”,什么“蝴蝶是我”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李白:李白一到店,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到,“李白,你颈上又添上新草莓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来两碗酒,要一碟酥炸鲲。”便排出九文铜钱。他们又故意地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喝了人家的假酒了!”李白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看你喝了韩家的假酒,抱着吸。”李白便涨红了脸,脚下的字印渐渐浮现,争辩道,“品酒不能算喝……品酒!……大文豪的事,能算喝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十步杀一人”,什么“将进酒”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韩信:韩信一到店,所有买宠物用品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到,“韩信,你脸上又添上新抓痕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来两袋狐砂,要一个极品狐狸窝。”便排出九个金币。他们又故意地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了人家野的了!”韩信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偷了庄家的鲲(???),追着打。”韩信便涨红了脸,握抢的手上骨节发白,争辩道,“打野不能算偷……打野!……大将国士的事,能算偷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国士无双”,什么“必将百倍奉还”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李元芳:李元芳一到店,所有买糖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到,“李元芳,你袋里又添上新飞镖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拿两杯饮料,要一串糖葫芦。”便排出九张银票。他们又故意地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多拿了人家的工资了!”李元芳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拿了狄大人的钱包,按着揉。”李元芳便涨红了脸,头上的耳朵一动一动,争辩道,“领工资不能算拿……领工资!……大内密探的事,能算拿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你可以保持沉默”,什么“工资评定”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狄仁杰:狄仁杰一到店,所有办案的人便都看着他笑,有的叫到,“狄仁杰,你头上又添上新颜色了!”他不回答,对柜里说,“染两种颜色,要一次剪发。”便排出九染发剂。他们又故意地高声嚷道:“你一定又偷拿了人家的染料了!”狄仁杰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偷拿了高家的染料,追着揍。”狄仁杰便涨红了脸,怒发冲冠(???),争辩道,“取染料不能算偷拿……取染料!……办案人的事,能算偷拿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代表法律制裁你”,什么“斩立决”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评论(7)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