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绡鱼—开学失踪

开学失踪,努力学习|・ω・`)

关于盗墓的一点脑洞xd

【盗墓笔记+结尾小高能胡亥出没】
【私设小哥提前回来吴邪没有去接也不知道,不适者请绕道:)蟹蟹】
【蟹蟹大家的蓝手手和红心心~(笔芯)】

“喂,天真,我胖爷!”
“啊,有事不?”吴邪一手接起了电话,另一手翻弄着刚入手的泛黄旧纸。
“咳,那啥,西部北地上有人炸出来一坑哈,话说当时你胖爷我也在场,那一炸,惊天地泣……”胖子在电话那头一边吹嘘一边笑得奇怪,手舞足蹈。
吴邪翻了个白眼“停停停,打住,秦王墓是吧。”
“哎是!”胖子一拍大腿,“你咋知道?”
“呵呀你当我在你那西部北什么东西什么消息都靠人传没有WIFI没有电?”
“也对”,胖子抽出一只手挠了挠下巴看看名单嘿嘿一笑“天真你来不?”
“来干嘛?”吴邪放下了旧纸坐到椅子上靠着,闭上眼,盗墓。。。眼前一点点浮现出一个熟悉的蓝色人影,背上一把黑金古刀。“盗墓?”
“来啊你一定要来!有惊喜!!”胖子朝着电话里大声吼了一句不等吴邪反应就挂了电话,在名单上一个熟悉的名字后面添上了吴邪二字。
吴邪举着被挂了的手机懵了一会,惊喜么……难道是,他回来了?!
你回来了?!

【西部北】
“天真,这里!”
胖子朝吴邪使劲挥着手,吴邪跳下越野车,看见胖子之后微笑着回头向开车的王萌萌摆了摆手,等车离开再一回头,吴邪的眼睛猛然睁大——胖子身后一行人为首的那个,那个人—— 小哥,回来了?!
吴邪抿了抿嘴,走到众人之间,看了看小哥一脸漠然的神色,转头小声地问胖子:“他还记得么?” 王胖子在心里高深莫测地一笑,装出一副遗憾难过揪心的样子,“怕是不记得了,唉~可惜可惜。”
吴邪微微底下了头视线放空在深坑之中,“人齐了么?”
“齐了。”
“那,走吧。”
张起灵等吴邪移开视线后就把自己的视线放在了他的侧脸上,脸上的神色从漠然变得复杂,思念眷恋不解交错,凝聚在眼中凝成一片漆黑。

“这灯,真的燃烧了千年啊,啧啧啧”众人入了甬道尽头的门,眼前豁然开朗,胖子一个冲刺盯上了一根人鱼烛“这一根,得多少钱啊……”
“这是真的人鱼烛”,吴邪拿出一张卷轴和工具看了看,回头嫌弃地瞥了胖子一眼“恭喜发财了啊,王老板” 王胖子嘿嘿一笑“不敢当不敢……”
“嘭——!”
长廊尽头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一声巨响长廊上突然射出十几排暗箭,吴邪还没反应过来手腕突然被拉住,一阵天旋地转的失重感后他看到眼前一片阴影才意识到被人护在了身下。真是,办公室懒久了么,,,
不过这身影,这个熟悉的味道……小哥?!
“小哥你——”张起灵突然趁众人有的自保有的找东西没人注意低头在吴邪脸上蹭了蹭,一个浅浅的轻吻落在吴邪嘴上。
吴邪感受着唇上残留的温度直到被张起灵从地上拉起来护在身后。众人戒备地看着那人从长廊尽头缓缓走来,耳边隐隐有鸟鸣声。
这声音,很奇特啊……吴邪默默伸手试着拉住了张起灵。张起灵眼睛微微亮了些反握住了那只手,另一手握紧了刀柄,一旁胖子默默看着一切,难得的没有吐槽而是扛着枪,时刻准备上膛扫射。
一时长廊里只有那人的脚步声。
“嗒,嗒”那人——胡亥走近了些后暴躁地揉着银白的长发,眯起的红色眼瞳下一片淡淡的青黑,鸿鸣落在他肩上,安静的不敢再发出一点声音。“mmp劳资好不容易补个眠,你们一炮给我轰了门,劳资要告你们私闯民宅!日!”真是有力的吐槽啊。。

emmmmm沉默

【胡亥少爷今天依旧没睡好呢】

【啊不好了胡亥少爷摔倒了要扶苏公子亲亲才能起来】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