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绡鱼—开学失踪

开学失踪,努力学习|・ω・`)

【醉酒之后】【空蓬】

艾叶今天不敢懒得更新.:

私设天蓬没死嗯,和孙悟空一起打败了上圣天尊以后回到花果山。
感觉这三只最后应该并肩战斗,少了一只怪可惜的x


天蓬握着星石独自坐在吊桥上,望着自己曾经守护的星河发呆。星河是那么美丽,他看得那么入神,以至于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他才反应过来背后有人。
“喂,这么没有警觉性?”来者的嘴角恣意地上扬,本来很有力的语调却被柔软的夜色泡得一点力道都没有,“就你刚刚那种状态,换谁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在背后捅你一刀。”
“闭嘴,孙悟空。”就连天蓬的傲气都被星光磨去了大半,只是没什么好脸色。
眼尖的孙悟空一眼就看见了天蓬手里的星石,憋了半天,只是拍拍他的后背,轻描淡写地说:“失去的东西,已经拿不回来了,算了吧。”
“……算了?我等了两百年,算了?”天蓬脸庞蔓上了一丝怒色,“两百年,等一个人,你会懂吗?”
孙悟空一时沉默,天蓬说对了,他不懂,他是真的不懂撕心裂肺等待两百年只为一个人的滋味。但是看到面前这个人落寞的模样,他觉得自己还是不要懂得比较好。
良久,孙悟空有些犹豫地朝他的方向伸出手去,望着他的背影开口道:“喂……天蓬。”
“……”那人没有回应,只是坐在那里,仰头望向浩渺的星河。吊桥在晚风中轻轻晃着,吱呀呀地不知道在哭诉什么。
“我说,别想着这件事了。”孙悟空厚着脸皮一气说了下去,“呃,那个……我那里有几坛上好的桃花酿,要不要……尝一尝?”
“……不要。”天蓬甩给他这一句,就再不愿开口了。
孙悟空咬了咬牙,准备耍赖到底,他扯起天蓬的一只胳膊,把他整个人拉起来就走。
“喂!死猴子!你、你干什么!”被拉走的天蓬非常不爽,但是单凭他的力气,是绝对不可能从孙悟空的手里挣出去的。
“喂!放开我!”被一路扯到孙悟空屋里的天蓬即使心里知道自己挣不开,嘴上依然逞强得厉害。
“来来来,尝一点吧。那句话怎么说的,嗯,一醉解千愁嘛。”恬不知耻的孙悟空一手抓着天蓬的手臂,一手端着一坛桃花酿就倒了满满一碗。
这桃花酿真是好,倒出来的瞬间,就溢出一股浓香,甜得不行。就算是对酒毫无兴趣的天蓬闻到这种香气,也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看到天蓬滚动了一下的喉结,孙悟空分明知道了这酒香勾得他嘴馋,想想这家伙刚刚嘴硬说不要尝,天蓬的脸皮又薄得要命,干脆给他个台阶下。
“要我放开?你答应陪我喝一坛我就放开你。”孙悟空暗暗给他找了个尝鲜的理由。
天蓬正暗自苦恼刚刚说不喝,现在这酒摆在面前,想喝却因为顾及面子不能喝。听到孙悟空这句话,不禁眼睛一亮,但还是假装思索了半天极不情愿的样子,冷着脸道:“好吧,放开我。”
看着天蓬眼睛里突然亮起的光,孙悟空觉得自己方才好像干了一件什么不得了的事。再看看天蓬傲娇的样子,他觉得自己情商已经高到天庭以上了。
不得不说这个细节,的的确确让天蓬对这猴子的好感度上升了不是一个层次。
天蓬伸手端起碗喝了一口,倒也真是好酒。不过他眼角的余光瞥见孙悟空撑着脑袋看自己,让他觉得浑身不自在。
“你不喝?”天蓬举着碗问道。
回过神来的孙悟空恢复了痞里痞气的样子,一把抢过天蓬手里的碗,有意无意地对准天蓬刚刚下口的碗沿喝了一口,饮毕,还特意咂下嘴,挑衅的眼神飘过去。
天蓬一脸懵逼,大概是初次喝酒的原因,只喝了一口脑子就有点昏沉,一时没有明白孙悟空干了什么,只是愣愣地盯着他,嘴里连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
说实话,孙悟空也没有想那么多,他完全无法理解刚刚自己干了什么。但是看到天蓬微张的嘴和直愣愣的眼神,他觉得刚才那一下应该够值。
“你……!”突然了解了情况的天蓬气愤得说不出话,想说什么却组织不出语言,最后只是哼了一声,就把碗重新抢回去闷闷地又喝了一口。
孙悟空内心:他……下口的地方似乎还是没变。
天蓬内心:……死猴子你不说会死么我乐意不行么?!
忽略这两只的脑电波交流式虐狗。
于是天蓬名正言顺地喝完了一碗,于是他又名正言顺地倒了一碗。
孙悟空看着天蓬倒了一碗又一碗,突然觉得自己让他喝酒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突然。
“卧槽天蓬你你你把那坛子桃花酿放下来!!!”
依然觉得不过瘾的天蓬抱起坛子就准备吨吨吨吨吨吨吨地灌。举在空中的手被孙悟空硬生生拦了下来,天蓬一脸迷惑不解地把酒坛子抱在怀里,用一种人畜无害的无辜眼神看着他。眼前这个人,因为喝了酒,原本很惨白的两颊染上了些许艳红色,终于有点血色的脸庞格外好看。问题是……这家伙竟然朝着他扯出一个特别特别灿烂的微笑,两个酒窝深深地陷进去。
齐天大圣孙悟空觉得自己以前从未被什么重伤过,但这个微笑杀伤力巨大。
趁着大圣愣神的瞬间,意识模糊的天蓬突然又抱起坛子吨吨吨吨吨吨吨。
“卧槽天蓬你不许再喝了!你不能再喝了!!再喝下去天庭都要爆炸一百回了!!!”孙悟空一把抓住天蓬的手,抢过他手里的坛子,说的话不自觉就夸张起来。
笑话,天蓬要是再喝下去,那微笑的杀伤力,天庭何止爆炸一百回?
可是……天蓬似乎只是处在觉醒的开始。
孙悟空惊恐万分地看着天蓬带着微笑凑过来,然后用甜到发腻的嗓音温温软软地贴着他的耳朵说道:“桃花酿……再给我喝一口嘛……”
卧!槽!
不行,他可是孙悟空啊,齐天大圣孙悟空,怎么可能因为这一下就服软……
结果孙悟空眼见天蓬蹙了蹙眉,伸手环上他的脖子,又贴得更近了,这次的语调更软更甜,还带了几分撒娇的意味:“我要……我要喝嘛……”
卧!!槽!!
孙悟空瞬间服软,心理防线已经炸成了烟花。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喝口酒压压惊,于是凑在坛子上抿了一口。
如果孙悟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肯定会多喝几口。
啊不是。我是不是说出了真相。
反正天蓬就真的为了桃花酿把嘴唇凑了过来。
然后孙悟空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啊说他完全不知道是假的,他好歹记得那人的嘴唇又软又甜。
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了。
大概就是天蓬突然醉晕过去然后孙悟空急急忙忙把他安置好出门吹晚风了。
大圣觉得他自己需要冷静一下_(:з」∠)_

评论(1)

热度(49)

  1. 苏绡鱼—开学失踪艾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