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绡鱼—开学失踪

开学失踪,努力学习|・ω・`)

农药の大学④【咳咳醋意很浓的一章】

10-14咳咳突然高产(假的)
前方很多高能预警【捂脸】
第14条傻逼兮兮的西汉组突然变成了很多小段子呢。。。
给小天使们比哈特*٩(๑´∀`๑)ง*

10.【一个激将法总是能搞定小霸王呢】
最近校园里的传闻很多,比如机械系男神组百里兄弟居然被忽悠加入抱抱社团,篮球社新人大二韩信偷了哲学系哲学社大三学长庄周的鲲被化学社医学院的扁鹊坑了等等等等,然而其中对419宿舍影响最大的,是传闻话剧社大三学姐妲己喜欢大二计算机系两大学霸之一的周瑜,二人形影不离。
最近很郁闷的孙策可以告诉你这是真的。(假的!假的!)
当他打篮球的时候,一回头就看见本来在看书的周瑜旁多了一个人,左右摇晃的尾巴看的他心烦,凑近一听妲己正在忽悠周瑜入社。
当他们去吃饭的时候,孙策后拿了餐盘,到周瑜旁边发现坐了一个人,只好在对面坐下,妲己的耳朵兴奋地翕动着,还是在忽悠周瑜入社。
当他们去上厕所的时候……想多了。妲己还没有那么刷下限。
孙策很心塞。
孙策很郁闷。
面对妲己的追问周瑜后来一直冷冷淡淡地却也没赶妲己走,有时还回答几句。
然而本来很多事只有两个人,硬生生加入了妲己,再加上一直以来的传闻……小霸王不知道为什么,真的不高兴了。
他好几次看着他们两个人待在一起的和谐画面,想开口问周瑜,但是又闭了嘴。自己以什么身份去问?兄弟?是啊兄弟哪有这么八卦的。问了算什么呢?如果周瑜真的喜欢妲己……自己不就成了电灯泡了?
半夜孙策辗转反侧,盯着上铺伸手把玩周瑜垂下的墨色长发,突然想到这里,神色晦暗不明,内心一股憋屈的感觉却是越来越明显,明显的让他心疼。
怎么会这样……
孙策讨厌这么优柔寡断的自己。
第二天周瑜看着孙策眼眶下两个黑眼圈皱着眉制止了他一起去吃早饭的请求,“滚回去睡觉,早饭我帮你带。”
孙策看看宿舍楼下,不出意外又看见那个仰着头看他们的少女狐狸,烦闷又从心里升起,脱口而出,“你真的喜欢妲己?”
周瑜看着孙策紧紧盯着自己的眼睛,里面只有自己。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好像有什么不一样的,又没有什么不一样。
不是一直这样么?对,没有不一样的。
回过神的周瑜终于开始思考孙策的问话,肯定地摇头,“不喜欢,你从哪里听来的?”这货最近是不是太清闲了,那我给你找点事情做。
他没有听回答,直接转身下楼了。
孙策伸手想拉住周瑜,最终还是颓然地放下了手,怎么觉得心里更加复杂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周瑜有课,孙策一个人却意外的又看见了妲己。
“孙策,你想不想加入话剧社?”妲己的眼中闪烁着莫名的光芒。
?孙策一头雾水。
“周瑜说,你参加他就参加,然后我觉得你也挺符合罗密欧的。”妲己的尾巴晃啊晃啊。
?孙策一脸懵逼。
他转头看见赶来的周瑜一脸莫测的表情突然觉得心情变好了。
“好的。”
妲己微微一笑,搞定!
不过我好像明白了什么呐……

11.【深夜报社】
深夜,左边上铺突然睁开了一双蓝的发绿的眼睛,在月光下看起来分外吓人——我们的小天才为了刷卷子抛弃了晚饭,现在饿醒了。
明天没有课,宿舍里孙策周瑜被拉去通宵排练了,现在宿舍里只有赵云淡淡的呼噜声。
诸葛亮轻手轻脚地从上面爬下来,换了衣服想拿钱包偷偷溜出去买宵夜吃,一转头发现赵云今天拿掉了抹额,头发凌乱的铺在额头上。
感觉……更好看了诶……
他小心的俯下身把赵云的刘海捋到后面露出他光洁的额头,却骤然撞进了一双深蓝的眼瞳中。诸葛亮小小的惊讶了一下,所幸赵云眼中是一片茫然,“怎么了?”
“有点饿。”诸葛亮悻悻收手。
“活该了吧,让你不吃晚饭。”赵云有些清醒了,揉了揉额头,坐起来,“一起去吧。”
“啊?”诸葛亮在黑暗中一时没反应过来有些茫然,“你不是吃过了?”
赵云看着蹲在自己床前的一小团黑影,揉揉,“一起去吧,学校那么高的围墙你一个人翻得过去?”
翻得过去。。。不过有赵云陪啊,当然好了嘿嘿嘿。诸葛亮的眼睛在黑暗中微微有些发亮。
“踩着我的肩……雾草你别踩我的脸……对对拉住那个。”赵云扶着诸葛亮的腿,艰难地抬头指挥。等诸葛亮终于翻了过去,赵云跳上去抓住栏杆一个侧翻完美落地,拉着诸葛亮就往街上跑。
诸葛亮感受着手心的温度,耳边只有两人的跑步声和呼吸声……
还有自己的心跳。
等到到了街上赵云松手他才感到脸上的燥热有点消退,“子龙,这里不会有老师吧?”
赵云咧嘴一笑一把勾住他的肩,“这个时候那些老家伙怎么会出来?走走走哥带你吃好吃的。”
诸葛亮抬头偷偷看赵云在灯光下分外帅气的侧脸,耳廓又不争气地微微泛红,只是没有被发现。
在打斗地主的老夫子姜子牙和墨子突然齐齐打了个喷嚏。
“把空调温度调高一点吧。”
“对对有理有理。”
“唉呀老了老了……雾草老夫子不要偷看!”
在排练间休息的策瑜二人啃着饼干本来觉得还挺好的,一翻手机看到云亮二人发的东西顿时心塞。
赵云:深夜放毒【微笑】@诸葛亮//[图片]
诸葛亮:宵夜夜宵√@赵云//[图片]
孙策(╯‵□′)╯︵┴─┴
周瑜(╯‵□′)╯︵┴─┴
凑过来的妲己(╯‵□′)╯︵┴─┴

12.【纠,纠结个鬼啊!】
“周瑜,你的衣服,孙策,你的,接着啊喂!”
孙策拖着神情微妙的周瑜接过妲己手中的衣服,进了社团更衣室。他很快换好了自己的衣服,一抬头才发现周瑜已经对着衣服发了一会儿的呆。“你会换么?”周瑜脸上难得地出现了为难的神色。
“emmmm”孙策拖着下巴,拉着裙摆看的出神,一身欧洲贵族的装扮活脱脱一个扯妹子裙子的变态流氓王子。
“要不……我让妲己来帮……”
“不行!”话音未落就已被阻止。
“为什么?”周瑜又扯了一下裙子,奇怪地问孙策。
“……男女授受不亲!”理直气壮。
“……好吧。”周瑜一把把束带啊头饰啊什么的扔到孙策怀里。“那么你来。”然后他真的就坐在椅子上,盯着一脸懵逼的孙策。“不行?”
“怎么不行?”一赌气的结果便是拿着手机查了半天,然后亲手把衣服一层层地穿在周瑜身上。等到系上最后一根束带,孙策略略后退,周瑜的墨色长发散在身上更凸显他皮肤的白皙,绯色的束带紧紧束缚住周瑜的腰身,乍一看就是一个撩人的妹子。
周瑜看孙策一直出神地看着自己,皱着眉对着镜子转了一圈,“虽然是女装……有什么问题么?”
犯,犯规……孙策认命地叹了一口气,拿起发带拽过周瑜按着他坐在椅子上,笨拙地对着手机教程撩起三条头发,交叉相缠编织在一起,“没问题。”
妲己凑在门缝里偷看萌得一脸血,话剧社众人看着社长笑得奇怪,好奇却不敢上前,蔡文姬悄咪咪靠近却被妲己拍开,“小屁孩别看。”
喂喂社长你这样只能让我们脑补更多好嘛?
孙策帮他戴上最后一个头饰,将双手搭在他肩上,看着镜子里的两人有些恍惚,他突然不想出去了。很……般配。
周瑜还是一脸淡然,心里想着女装便女装吧,左右只有这一次,没有在意孙策莫测的神色。
妲己见二人沉默只好自己推门进去。
“不错不错哈,现在可以把衣服换回来了。”
“这么快?”孙策脱口而出。“我们花了好久才弄好的。”
“对啊我只是看看合不合适,不用穿着排练哒。”妲己看着周瑜晃了晃尾巴,不错,挺好的hhh
早知道就不那么费心了。孙策看着自己亲手编的头发突然有点心塞。
周瑜这时候倒是注意到孙策了,想了想拿下发饰抬手扎了个马尾辫,没有破坏孙策费心的编发。然后他看着孙策突然满足的笑容叹了口气摇摇头,怎么就这么好糊弄呢。
妲己觉得自己亮的可以媲美40瓦灯泡了。

13.【夜谈】
是夜,月光从窗帘的缝隙里窜入,寝室里刚刚关了灯,周瑜诸葛亮做完作业将电脑收拾好,分别爬上两边上铺,下铺已经传来了赵云孙策轻微的鼾声。
周瑜拉下马尾辫的橡皮筋随手套在床头栏杆上,看着对面一团黑影小心翼翼地爬上去没有发出一点吵闹的声音,终究是忍不住问他,“你……喜欢赵云?”
闻言对面的黑影一怔,诸葛亮躺在床上,心里乱成一团毛线。
安静了很久,久到周瑜以为好友没有听见或是不想告诉他什么的,却突然听见一声细微的,“是。”
周瑜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怪不得,都是性格冷漠的人,他也是和诸葛亮一点点熟悉起来的,我说怎么诸葛亮一下子……原来如此
“很奇怪吧……”诸葛亮把头埋进臂弯,在黑暗中逃避现实。
“不是,只是好奇。”周瑜躺下来,习惯性地把头发铺开,“就因为大一开学那件事?”
“起因罢了……你会不会……”觉得我变态啊……
“别想多,咱两什么关系。”周瑜皱眉,“那你打算攻略他么?”
“怎么攻略?”诸葛亮自嘲似的笑笑,“他又不是……我现在可以和他关系这么好,可以了。我……不奢望可以和韩信李白那样。”
“呃……你可以试试……”周瑜听出好友话语中的苦涩,却突然发现有些无力地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你当他是你家孙策?挥挥手就扑上来?”诸葛亮居然还和周瑜开起来玩笑,声音中却尽是无奈。他闭上眼睛,眼前却缓缓浮现下铺睡得沉沉人的眼睛,深蓝色,深邃地让人沉迷。
“我……”周瑜眉头皱的更紧。
“安啦安啦,玩笑而已,你们都不是……”这个玩笑开的诸葛亮揪心地胃疼。周瑜孙策这种状态,要真是也是互相暗恋,哪像自己……
周瑜突然翻身爬下床又爬上诸葛亮那边,床板虚弱地发出了一声惨叫又不敢说话了,颤巍巍地承受着两个人。
“公瑾你干嘛?别乱来啊。”
周瑜看着黑暗中诸葛亮警惕地发亮的双眼抽了抽嘴角,揉揉诸葛亮的头发,“我好不容易心疼你一下,安慰安慰你,你还不快点感激。”
诸葛亮一时语塞,然后毫不客气地抱住周瑜,把头靠在他肩上。
周瑜感到了好友的失落,心疼地拍拍他的背,“乖,不哭不哭啊。”
肩头传来一声“妈……”
周瑜眼角不受控制地跳了跳。“叫爸爸。”
“妈……”诸葛亮突然感到心情变好了些。
“叫爸爸。儿子乖。”
“妈……”
“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周瑜伸手直接开始挠诸葛亮的痒痒。“快快快,叫爸爸。”
“哈哈哈……不是……公瑾松手!”雾草我宁愿悲伤地入睡,也不想笑得流泪,心塞。
“叫爸爸,快叫!”
“妈……哈哈哈……我错了!我错了!妈快松手!……”
“吱嘎——”
床板发出的愤怒响声让二人幼稚的动作戛然而止,赵云依然睡得沉沉的,睡眠比较浅的孙策却早有些被吵醒了,他模糊地一伸手没有勾到周瑜的头发,头脑有些懵逼地坐起身,接着月光看到周瑜挠诸葛亮痒痒逼着人喊爸爸顿时更加懵逼了。
诸葛亮发现孙策醒了,眼睛狡黠一转,突然开口朝孙策喊了一声“爸。”
周瑜:呵呵
事后诸葛亮被挠痒痒到真·绝望·喊爸爸顺便被坑了一个星期的午饭才罢休。
不是说好安慰我的么……
诸葛亮:委屈

14.【250宿舍!正式登场!】
⑴农药……呸,荣耀大学宿舍有三围——三个唯一——一是唯一一个双系并坐拥计算机系和体育系大二四个男神(精病)学霸的419宿舍;二是有机械系唯一一个妹子的520宿舍;三便是唯一一个四人宿舍仅有三人且有大二大三两个年级学生的250宿舍。排宿舍的时候正好多出来三个人,张良为了学习不受打扰,自己的书有更多地方放便主动申请换到这里。这真是一个想当然的决定,坐在辣鸡零食堆里看神剧喝着可乐和两个傻逼抢最后一包薯片的张良突然回忆起当初的决定,感慨着当初自己的天真。

⑵“大家好我是大三政治系张良,以后请多关照。”张良推开挂着【250宿舍】牌子的门,温和地说。
“学长好我是对面246宿舍的李白,来串门的。”李白坐在空出的那一张床铺上,一口喝干杯子里的水,踹了一脚下面整理东西的人的红色高马尾,那人立刻接过杯子又倒了一杯递回去,“学长好我是机械系韩信,是李白老公哈哈诶——”张良看着韩信被狠狠踢了有些好笑的同时又有些疑惑,不是三个人么?
正奇怪下铺突然钻出一个人,灰头土脸抓着几个滚掉的仓鼠球,一头紫毛分外骚气。“学长好我也是政治系的。我叫刘邦哟。”痞气的笑容让张良突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⑶刘邦把仓鼠笼子放在了空出的床上,正好和张良的书一起卡住韩信的枪。张良韩信看着刘邦调戏仓鼠调戏地不亦乐乎,再看看宿舍规定,“宿舍不是不允许养宠物的么?”“我申请的实验用品,刘备不也带了肥啾么?”
好吧。韩信若有所思地点头,张良看着仓鼠死活够不着吃的一脸哭出来的表情,再想想上楼时碰到的像抱祖宗一样抱肥啾的刘备,一手夹鸟窝一手提重弩的孙尚香,突然觉得仓鼠很可怜,让人心疼。
后来就三个人一起努力调戏仓鼠了。挺好玩的。

⑷某天韩信拉着李白出去了,宿舍里政治系的两人还在补卷子,仓鼠窝在木屑里伸着爪子想够张良的书然而手短,暴躁地去跑圈了。
“学长,这题怎么做?”
张良从自己的卷子抬起头,扫了一眼刘邦的卷子报出答案,突然感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再次扯过对方的卷子,颤抖着开口,“这是遵义会议意义?”
点头。
“这是这条理论的核心?”张良感到自己的手在颤抖。
点头。
继续问了几条张良觉得要吐血了,且不说各大重要事件意义,理论核心能记反的人他真的是第一次见,这人怎么通过姜老师严厉的考核的?
“你……”张良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我知道我成绩不太好,以后可以拜托学长帮忙嘛?我相信学长哦。”张良看着面前人一脸认真,不忍心拒绝,便点了点头。
张良没有注意刘邦露出了一抹得逞的邪气笑容。

⑸晚上韩信回来一脸落寞,刘邦好奇地凑过去,“咋了和李白吵架了?”
“是啊……”
“兄弟帮你想个办法。”
“切……”韩信正在气头上,“你连恋爱都没谈过,能干嘛?”
“哈哈你个雏儿才不懂,恋爱不就是另一种政治么?”
好像……有点道理?
于是李白看着韩信送的花上密密麻麻抄着闺怨诗词的卡片默默打了个寒战,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狠狠拽了一下韩信的高马尾,“走吧。”
“嘿嘿嘿哎……”
围观全程的张良表示李白脾气真是好。

⑹在这个寝室住久了张良觉得自己也要变得二百五了。
比如刘邦某天表示,学政治,不是死背书,而是要在实践中寻求真理。
张良随便答应了一声,说,少年,请开始你的表演。
刘邦便一撩骚气的紫色刘海,我,要再买一只仓鼠,然后只喂够一只仓鼠吃的食!告诉他们,什么叫竞争!
当晚张良就给那只小仓鼠多喂了一点,并隐瞒了其实三个人每天都喂它一只仓鼠吃了三只仓鼠量的食物迟早吃枣药丸的事实(划掉)

⑺这天张良看书的时候突然听见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循声而去在韩信上铺空着的那张床上自己书和仓鼠笼子之间发现一只老鼠。

二货韩信顺着张良的眼神正好看到老鼠从上铺伸出一个头。
“啊啊啊——李元芳!李元芳!”
张良扶额,不想说话并向韩信扔了一个李白。
刘邦却突然眼睛一亮,三两下用一个仓鼠球成功捕捉!
“太好了不用再买仓鼠了直接用他吧。”
仓鼠球里的耗子打了个寒战,突然后悔。
张良看着刘邦兴奋的样子再次扶额。

⑻今天张良也很想换宿舍呢。

评论(8)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