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绡鱼—开学失踪

开学失踪,努力学习|・ω・`)

农药の大学⑥【白起嬴政专栏!不服憋着!】

七夕快乐嘿嘿嘿
狰×暗夜贵公子
喝醉的贵公子真是太可爱了w
对不起昨天出了一点意外迟更了
破车下次更新
希望小天使们不介意(●'◡'●)ノ❤
一起来搞事吧~

15.【校董大人!】
八月,开学,军训。
燥热的
天气逼的操场周围跑道边树上的蝉“知了知了”叫个不停,所幸高大的教学楼替大家挡掉了大部分的灼热阳光,操场上珍贵的阴影里充满了叽叽喳喳的聊天声,偶尔夹杂着划拳猜谜的声音,混着蝉声格外吵闹。
“真是活力四射呢。”老夫子站在主席台后整理着稿子,他一眼望去还能看见有人闭眼站着围成一圈,一个人拿着一张纸指挥着。“居然还在玩天黑请闭眼。”
“唉小孩子嘛,活泼些正常。”墨子靠在椅子上满不在乎地说,“反正时间还没到呢。”
“对了也不知道姜子牙接到人没有。也不知道嬴政这小子抽什么风,建立什么机械系,照着他那个要求哪里能找来这么变态的老师。一要忠于职务,可以随时到场;二要精通机械格斗,机械修理,机械组装等等;三要会基础医术,能实施紧急救援……”墨子话音刚落就听到老夫子瞎操心的话,抽了抽嘴角索性不理他了,把开学导测盖在脸上准备小憩一会。
“我们的校董大人来啦。”姜子牙领着人进来一眼看到桌上的凌乱顿时额头青筋乱跳,“老夫子去把桌上整理下,墨子别睡了。去一起收拾去。”打理好一切,他掐着点站上主席台,“欢迎大家来到荣耀大学,请大家保持安静,开学典礼开始……”
“……我校拥有悠久的历史,希望……”老夫子瘫在椅子上吐槽,一边墨子悄咪咪凑到嬴政哪里,看了一眼白起,“这位是……”
“这是白起,新机械系导师,也是我的……兄弟。”温和有礼的优雅笑容,令人莫名信服。
白起闻言挑了挑眉。
“哦哦。”墨子坐了回去,却暗暗拿眼角瞄着白起,也是改造人么?不知道能力怎么样。再看一眼一脸总有刁民想害朕的嬴政,有些奇怪怎么今天他后面没有一批黑衣人跟着,说不定……白起真的很强。
台上姜子牙正滔滔不绝时,台下百里守约正在修枪,几下装上破甲弓,他满意地拍了拍枪身,结果没注意枪上了膛,一颗子弹直接朝着嬴政飞了过去——暗红的身影闪过,子弹被白起稳稳接住。
全场蓦地鸦雀无声。
哟,真的挺强的。墨子想。
“对不起对不起我修枪的时候没注意……”
嬴政满不在意地接过白起手中的子弹把玩,远远看着急得满脸羞红的百里,“没事的,看样子你是新机械系的学生,这位,”他站起拍拍白起的肩,“就是你们的老师,好好学习吧。”
百里守约为嬴政宽容的话语,大度优雅的态度感到更加羞愧,敬佩地看着白起。
嬴政坐下对身边的一众老师小声说,“白起今天早上已经帮我挡了三个从天而降的花盆避免两起车祸了。”
“厉害了……”目瞪口呆。
贵公子勾起嘴角,笑得温和而内敛。

16.【学前聚餐,喝么少年?】
“小政去聚餐么?”结束典礼,老夫子招呼着老师一起聚餐,照例问了嬴政,他知道问了也不会去,嬴政这种招祸体质,这种聚会一样人多的事,一般是能不去便不去的。
嬴政微笑着点了点头,注意到老夫子惊讶的表情,他拍拍白起的肩,“走吧。”
铮跟在贵公子身后,忠诚得像一个影子。
…………
“阿政,少喝点。”白起伸手想拦下嬴政却被躲开,眼睁睁看着一杯深色液体又进了面前人口中,“别闹,”一会儿喝醉了怎么办?”
“不是有你么?”嬴政略略有一丝醉意,挑眉瞥了一眼白起,眼底的兴奋难耐却是怎么也掩饰不住的,狰叹了口气,眼明手快地拉了嬴政一把,避免了老夫子手一抖溅出的滚烫汤汁烫伤毫无防备的嬴政。嬴政靠在白起肩上一脸满足,拎过红酒又是整整一杯。
这一次放纵的结果便是嬴政醉了,趴在白起肩上好像很安静的样子,待别的人一走,就开始闹腾。
“白起,白起,怎么不走啊?”蹭蹭盔甲。
“我打电话叫了保镖,车很快就到。”白起无奈地看着仿佛黏在自己手上的嬴政,安抚他说。
“白起白起,我们先走嘛。”撒娇,蹭。
“晚上危险,乖,别闹。”你知不知道多少人像害你?白起有些生气却还是用了哄小孩子的语调。
“嗯?……不是有你么?走嘛走嘛,这里冷。”说着嬴政好像很冷的样子打了一个寒战。
白起解下自己的披风裹住嬴政,再把他紧紧揽到怀里,“好些了么?”
“白起!”嬴政突然抬头瞪白起,眼睛里隐隐有一些水光,喝了一声语气又变软了。“你欺负我……”
白起用另一只手揉了揉眉间,算了……跟一个喝醉的人胡闹什么。他终究是不忍心地一把抱起还在不停吵着的人,嬴政立刻勾上白起的脖子,也不在乎盔甲咯的疼,靠在白起肩上,不吵了,白起让他开护盾也乖乖开了。
再次检查了淡红近乎透明的护盾,白起才抱着他走下台阶,小小的光圈围着两个人,一点一点向家靠近。
“嗒……嗒……”街上很安静,只有白起的走路声,他低头看一眼嬴政还半眯着眼睛瞄着自己,再看却已是睡着了,无奈地笑笑,他眼中带上了自己都未察觉的宠溺和爱怜。他将人向上托了托,稳稳向街头走去,好像在走两人的一辈子。
斜刺里突然窜出一道黑影
——!

17.【磨人的小妖精】
第二天嬴政醒来时因为半梦半醒被喂了醒酒药头倒是不疼,一睁眼却被小小地吓了一跳——一双晶莹澄澈的大眼睛映出了自己早上衣衫不整的形象,眼睛的主人站在嬴政胸口把他睡衣踩得乱七八糟,毛毛的小脑袋不停地蹭着嬴政的脸。
“——啊啊啊白起!白起!这只蝙蝠从哪里进来的!”
凄厉的声音喊了一阵子嬴政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所幸白起去上课了,偌大的房子里只有他一个人,小小的蝙蝠完全没被吓到,仍然用懵懵懂懂的大眼睛盯着嬴政。
于是两人大眼瞪小眼地互看了一会儿。
糟心。
嬴政单方面停止了这幼稚的对视,把小蝙蝠拎到一边自己换衣服,小蝙蝠不服气地拍拍翅膀,扑棱两下飞到嬴政刚刚弄好的头发上踩了两脚找了个舒服的位置不动了。
白起洗过它了吧……洗过了吧……是吧……应该洗过了吧……
深呼吸……呼,很好……气质……***的气质!
嬴政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觉得要爆炸。
他索性不再管头顶上不停作妖的那只,黑着一张脸到餐厅看见完美早餐下白起写满叮嘱的便签才面色稍霁。贵公子优雅端起咖啡抿了一口,抬头却发现盘子里煎的香脆的培根连带着里面的金针菇都不见了,小小蝙蝠无辜地靠在盘边嘴角有一抹晶亮。
嬴政:呵
最终小蝙蝠蹲在鸟笼角落瑟瑟发抖。
嬴政毫无形象地抹了一把额头并不存在的汗水,心情舒畅地伸了个懒腰去书房开会了。
今天上午的会议很重要,不能缺席呢。轻轻带上门的嬴政想。
也就是他这一放松,没注意小蝙蝠悄咪咪伸出爪子扒弄着锁芯,一点一点把它扣了出来。
“Hello,we know that…”
“But if …”
嬴政聚精会神于会议,白色钢笔被他无意识地把玩着,旋转成一个个吸引人的白色漩涡,更吸引了偷偷溜进来的小蝙蝠的注意。
它一个俯冲就把笔抱在了怀里,会议一下子中断,一片静默。
嬴政:***
他依靠着良好的教养没有把这个小东西怼到血流成河,也没有破口而出什么破坏形象的东西,只是再次把它拎出去锁起来。
这次两道锁。
“I'm sorry.Please go on.”
“Don't worry,it's cute.”金发美女微微一笑,表示不介意。
“Yes…”带着帽子的严肃军官也表示理解。
……
嬴政暗暗松了一口气。
丢人。
小蝙蝠再一次瑟瑟发抖,又再一次悄咪咪伸出爪子。
……
第三次。
……
……
嬴政觉得要崩溃了,即使他的合作伙伴们不介意甚至表示喜闻乐见贵公子你居然也有今天(划掉),这也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
嬴·被气的没脾气·无可奈何·政表示不想说话。
小蝙蝠满足地抱着笔趴在嬴政头上。
嬴政顶着一个微妙的发型结束了会议。
“Did you hear of……”喜闻乐见
……
心塞的贵公子在午休的时候瘫在床上,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无可奈何过。白起干嘛要带它回来?他目光无神地看着在床上精神抖擞跳尬舞的小蝙蝠想。
对了白起什么时候回来……
脑子里装满了乱七八糟的东西,翅膀的扑棱声就在耳边,折腾了半天嬴政才入睡。
白起回来的时候嬴政还在安眠,小小蝙蝠趴在一边。
他伸手揉了一把嬴政的白毛又戳戳小蝙蝠的脑袋。
都没醒。
把贵公子和这个闹腾的小家伙一起放在家里真是为难嬴政了。白起想。
帮嬴政拉了拉被子后白起去了厨房,晚饭还没烧呢。
真是的,空调打这么低还不盖好被子。

附白起的便签:
阿政,
我去给学生上课了,你一个人在家里乖乖的。早饭在桌上,不要空腹喝咖啡,别挑食不吃培根里的金针菇;午饭在冰箱里,记得吃。早上的会议别忘了。下午累了睡一觉,睡完我应该已经回来了,一起吃晚餐。
PS.小蝙蝠是昨天捡回来的,比较闹腾,我洗过它了。受不了就把它放在鸟笼里,里面有给它的吃的。
白起

评论(6)

热度(55)